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2020年度中國文學排行榜,哪些作品“又雙叒叕”上榜了
來源:新世代集運查詢物流 |  羅昕  2021年01月18日16:02
關鍵詞:文學排行榜

1月16日,“《揚子江文學評論》2020年度文學排行榜”正式發佈。加上此前先後發佈的“2020年長篇小説年度金榜”“中國小説學會2020年度小説排行榜”“2020收穫文學排行榜”以及2020年度“城市文學”排行榜,文學圈內有關“2020年中國文學”的重大排行榜近乎都已出爐。《當代》長篇小説年度論壇、“2020年中國當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也即將推出。

澎湃新聞記者特製表格,對目前已有的各大榜單按門類進行比較,希望從中一探2020年中國文學的總體面貌。 

先看長篇小説。比較“2020年長篇小説年度金榜”“中國小説學會2020年度小説排行榜”“2020收穫文學排行榜”和“《揚子江文學評論》2020年度文學排行榜”,上榜率最高的是遲子建的《煙火漫卷》——四榜皆榜上有名,其次是胡學文的《有生》和賈平凹的《暫坐》,接着是王堯的《民謠》和路內的《霧行者》。

回顧2019年的文學排行榜,在長篇榜中有兩部作品是高度重合的,一部是阿來的《雲中記》,一部是鄧一光的《人,或所有的士兵》。它們同時出現於“2019年長篇小説年度金榜”“2019收穫文學排行榜”“中國小説學會2019年度小説排行榜”“《揚子江文學評論》2019年度文學排行榜”,並且“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南方文壇》主編張燕玲還説過:“2019年度,業內人士普遍認為《雲中記》和《人,或所有的士兵》這兩部作品是繞不開的,甚至有説法稱‘有這兩部作品,對得起2019了’。”

但這樣的“高度重合”和“普遍認為”在2020年的長篇榜裏並非那麼顯著。“2020年長篇小説年度金榜”的榜首是賈平凹的《暫坐》,“2020收穫文學排行榜”的榜首是王安憶的《一把刀,千個字》,“中國小説學會2020年度小説排行榜”和“《揚子江文學評論》2020年度文學排行榜”的榜首都是胡學文的《有生》。相較而言,胡學文的《有生》和遲子建的《煙火漫卷》得到了業界更多的肯定。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些上榜作品中,《霧行者》是少有的不在文學期刊上先發表的作品。

各大文學排行榜有關2020年中篇小説的排行對比。

再看中篇小説,這部分的對比加入“《十月》2020年度中篇小説榜”和2020年度“城市文學”排行榜。“城市文學”排行榜在中短篇領域還細分專家推薦榜和讀者人氣榜,考慮到其他榜單主要由專家評選誕生,在橫向比較時我們只納入“城市文學”排行榜的專家推薦榜。

可以看到,中篇榜的差異相較長篇榜拉開了,上榜率領先的是邵麗的《黃河故事》、蔣韻的《我們的娜塔莎》、周嘉寧的《浪的景觀》、艾偉的《敦煌》,但每部作品在各個榜單的排次也相差不小。五個中篇榜的“榜首”皆不相同,分別是邵麗的《黃河故事》、孫頻的《騎白馬者》、蔣韻的《我們的娜塔莎》、劉汀《何秀竹的生活戰鬥》和艾偉的《敦煌》(並列第一:張楚的《過香河》、邵麗的《黃河故事》、蔣韻的《我們的娜塔莎》)。

各大文學排行榜有關2020年短篇小説的排行對比。

短篇榜的差異比中篇榜還要大,只有徐則臣的《虞公山》在四個榜中上榜三次。而且,四個榜的榜首完全不同,其中莫言的《一斗閣筆記六則》(小説學會榜)、畀愚的《春暖花開》(“城市文學”榜)和黃詠梅的《跑風》(揚子江文學評論榜)這三個“榜首”在另外三個榜中甚至沒有上榜。在“榜首”之外,前三也鮮有重複,只有田耳的《瀑布守門人》 上榜兩次。

至於其他文類,“中國小説學會小説排行榜”在2019年增設網絡小説排行榜之後,又增設了小小説·微型小説排行榜;“《揚子江文學評論》文學排行榜”一直對詩歌與散文(非虛構榜)單獨設榜。“收穫文學排行榜”也設非虛構榜,更聚焦長篇,這一榜單在2020年度和《揚子江文學評論》的非虛構榜僅有一處重合:邱華棟的《北京傳》。

就上述文學排行榜而言,評委會成員均以業界權威評論家、作家、學者及刊物主編為主:

“《十月》2020年度中篇小説榜”的終評評委會由李敬澤、孟繁華、賀紹俊、陳福民、謝有順、吳玄、陳東捷組成;

“2020年長篇小説年度金榜”的評委會由吳義勤、施戰軍、王春林、孔令燕、付秀瑩、楊慶祥、賈夢瑋、張燕玲、王雙龍組成;

“中國小説學會2020年度小説排行榜”的評委有吳義勤、趙利民、王春林、畢光明、郭寶亮、段守新、盧翎、劉暢、顏水生、周新民、劉永春、王秀濤、張濤、曾攀、賈夢瑋、安殿榮、崔慶蕾、宋嵩、李敏、張元珂、劉衞東、桫欏、肖驚鴻、王祥、劉海濤、曉華、王蔚;

“2020年收穫文學排行榜”的長篇和非虛構評委有潘凱雄、賀紹俊、程德培、張新穎、謝有順、王春林、何平、張莉、項靜;中短篇評委有宗仁發、徐坤、孟繁華、洪治綱、吳玄、楊慶祥、李偉長、黃德海、金理;

“《揚子江文學評論》2020年度文學排行榜”的終評評委會由丁帆、王雙龍、王春林、王彬彬、李國平、李建軍、楊青、吳俊、何平、張清華、張燕玲、陳漢萍、孟繁華、郜元寶、賀仲明、賈夢瑋、韓春燕、程光煒、傅元峯組成。

比較特別的是2020年度“城市文學”排行榜的評委會,以李敬澤為組長,李師東為副組長,複審評委專家則從一個專家庫裏“盲抽”。專家庫中目前有孟繁華、賀紹俊、何平、劉大先、嶽雯、馬兵、桫欏、黃德海、饒翔、陳濤、李德南、聶夢、徐剛,據悉這一隊伍還將繼續豐富,增加新的複審評委。

亦有人認為業界權威的評選不足以代表廣大普通讀者的文學閲讀趣味。在“城市文學”排行榜評選中,青年文學雜誌社特意號召讀者評出“讀者人氣榜”。對比“專家推薦榜”和“讀者人氣榜”,中篇小説部分僅有兩部作品有所重合(走走的《想往火裏跳》、石一楓的《玫瑰開滿了麥子店》),短篇小説部分有一半重合,但排序差別也顯而易見。值得一提的是,“城市文學”排行榜在評選中還把複評作品的作者名和小説名“隱匿”了。

“城市文學”排行榜在中短篇領域還細分專家推薦榜和讀者人氣榜

還有文學愛好者喜歡提及豆瓣評出的“2020年度中國文學(小説類)讀書榜”,上榜的十部作品(陳春成的《夜晚的潛水艇》、楊本芬的《秋園》、馬伯庸的《兩京十五日》、陳映真的《夜行貨車》、班宇的《逍遙遊》、馬家輝的《鴛鴦六七四》、鄭執的《仙症》、張忌的《南貨店》、林棹的《流溪》、沈大成的《小行星掉在下午》)和文學圈的評選重合甚少。但豆瓣評選聚焦圖書出版物,圖書和文學作品在發表週期方面的差異也需被考慮。

不可否認,今天文學圈的年度排榜依然具有開拓空間,還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問題,比如傳統文學期刊發表渠道之外的作品如何得到充分關注?評委重合率過高是否會導致榜單重合率過高?青年一代的作品是否有必要和名家之作分榜對待?評選公正性如何得到更好的保障……

但我們也要看到,對於今天數量不少卻相對邊緣的文學從業者而言,年底的排榜也是一次重要的鼓勵。北京大學教授陳曉明曾表示,中國每年紙質出版的長篇小説就有八九千部,還有各種刊物發表作品,排行榜對於確定、強調文學作品的價值依然具有重要意義。許多評論家也向澎湃新聞記者坦言,沒有一個排行榜是完美的,就像沒有一個人的文學審美與趣味是絕對正確的。年度榜單的最大意義並不在於“一錘定音”,而是為文學圈提供一次回顧、總結、思考與開拓的機會。

至於,“哪部作品就是2020年中國最好的作品”,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許還要交給更長的時間。